An普

读作一个普

【王杰希生贺】星海(人鱼设定/王叶王无差)-上

#大眼儿生贺

#莫名其妙的老王人鱼设定

#复健失败的产物ooc可能

#本来想生日一发完但是高估了自己的肝力qwq就变成尴尬的生日开坑了

#特别感谢大亲友 @夜静山空对文章的润色w

--------------------------------------------------------------

(上)寻常早晨


王杰希睁开眼睛盯着天花板,有点儿恍惚,一时间竟也不知道自己在哪儿。

窗外的鸟鸣和大车开过的沉重声音告诉他现在还很早,倒也多亏了车轮碾轧的轰鸣他终于分辨出了眼前的这块天花板与自己宿舍的那块不一样,这个要宽些,有个圆形吸顶灯,不是自己宿舍的那个老的跟古董一样咔嚓蹦的管灯。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王杰希突然松了下来,浑身一脱力,就连俩眼皮也掐着架似的合在了一起。

夏天已经到了,他想。王杰希翻身又拽了拽薄被,打算好好享受一下难得而奢侈的回笼觉。

 

叶修蹑手蹑脚地走向床边,打算给大眼儿一个爱的偷袭。

这时候王杰希还睡意朦胧,叶修自以为悄默儿的踮脚蹭到了床边,可还是把王杰希从去周公家的路上震了回来,躺着的人眼睛都没睁开就一个巴掌怼过去,恰巧磕上叶修凑过来的脸,再一把推开,顺势坐了起来。 

睡眼惺忪的王杰希叹了口气,心道这觉是睡不成了。

“醒了啊,大眼儿。”被人摁着叶修只能嘟噜着发出模糊的声音。

见状王杰希把手收了回来,叶修倒没再死皮赖脸的往他脸边儿上凑,只冲他乐,也不说话。

王杰希也不和他干瞪着抬头看了时间,这才刚过六点,便回头一脸古怪地盯着叶修。

“你今天怎么起这么早?”

“不是吧,今儿什么日子你忘啦?”叶修一脸不可置信地和王杰希大眼瞪小眼,瞪了一会儿估计也是瞪的眼酸,就挪开视线靠在了床头上“哎,算了,待会你上桌就知道了,这可是哥一大早起来研究的,”说着叶修就起身往外走末了还摆摆手,“你醒了我也该正式开伙了,等你收拾收拾咱就上桌。”

王杰希莫名其妙地目送着叶修哼着小曲儿离开了卧室,感觉今天太阳大概是打西边儿出来了,叶修竟然起这么早做饭?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么想着,王杰希感受到了莫名的危机感。

 

北京这几天闷热的厉害,照理来说,这样的三九天儿应当是晴空万里才对,也不知哪路神仙大手一挥挥来了点儿雾霾,虽说不至于昏天黑地但澄澈的色彩蒙上了一层灰怎么的也不那么舒服,这不早上太阳还没出来,那种捎带黏腻的感觉就这么堵塞在每个毛孔里,难受得紧。

王杰希决定洗一个澡。

天儿虽热,王杰希却也不打算冲凉水澡,伤身体,还是泡澡舒坦一点。

他蹲在浴缸里试着水温,脑子不闲着想着叶修一大早的奇怪行径,掐指一算,还真算出了名堂,当即抚掌一拍,对了,今天好像是自己的阳历生日来着。

王杰希从小到大对生日都不是很在意,过生日也只过阴历的,神神秘秘飘忽不定,又从来不肯声张,除了父母或是发小那段位的交情外还基本没人知道。

进了联盟之后,他的生日公开了,但是如果让身边的人迁就着自己,年年费劲翻着黄历为他过阴历生日,也怪麻烦的。结果就是,谁也不知道他其实过阴历。

没错,这事儿竟然连叶修都不知道。

这真怪不得王杰希刻意隐瞒,只是他自己也没把这当回事,就也不会特地提出来告诉叶修,再者叶修刚搬过来不久,也没能力自己发现这个秘密,于是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了。

阳历生日是为身边的人过的,紧张的生活需要欢庆热闹的场合,他和战队的人一起热热闹闹地切蛋糕,唱唱生日歌,许着多少年都没变的冠军的愿望,就像一年一度的盛大节日。

而到阴历那天,他便一个人回家给自己煮一碗面条,长寿面,再卧一个蛋,打电话听一听父母的唠叨,这生日就算过完了,多少年都这么过来的。

王杰希发呆的时候,水渐渐没过了他的脚踝,温度有些烫了,他把水龙头掰回来了一些,想先放着水去看看叶修,可千万别把厨房给炸了。

王杰希猛地一起身,没想到低血糖突然发作了,眼前发黑,浑身一脱力,摔倒在了浴缸里,后脑砸在了沿儿上,一个闷响之后,再没了声音。

水流不大,却也逐渐淹过了他的肩膀、嘴唇、鼻子,最后将他整个人都吞噬了进去。

 

“滋啦——”叶修将切得细细的肉丁,倒入锅中,又加了一些调味料和大酱,转身抽出小木铲子,表情狰狞地翻炒着肉酱,胳膊伸的老长就为了躲那几个偶尔蹦出来的小油星,看着这架势好像还莫名有“那么个意思”的。

他隐约听到卫生间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模模糊糊的被一层层门墙和耳边巨大的炒菜声削弱了。

“没事儿吧,大眼儿?”叶修高声喊道,没有听到回音。他想也许是油声太大了,王杰希没听到,想去卫生间看看,就撂下铲子,可没走几步就闻到了一股糊味儿。心道一声糟了,叶修赶紧跑回去,也许大眼儿不小心把什么东西碰掉了,如此想着也就没在意那一声惊天动地的闷响,转头手忙脚乱地抢救自己的炸酱。

那边面条和鸡蛋也好了,那是再早点些的时候他下楼去早市买的手擀面煮的。他把面条过了遍凉水捞进了俩碗里,又切了点儿黄瓜丝,剥了鸡蛋搁边儿上,再从盆儿里舀出一勺肉酱浇进碗里,半盖在摆好的黄瓜丝儿上。

“成嘞!”叶修越瞅越满意,稍微收拾了一下残局,将他做的两碗“长寿面”端到了餐桌上,招呼大眼儿上桌吃饭。

“大眼儿~开饭喽……大眼儿?”叶修喊了几声,发现有点不对劲了,现在厨房的噪音已经停了,没道理王杰希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但是卫生间仍旧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别说回话了,就连人活动带来的轻微声响都听不到,静谧中透着诡异的惊悚。

叶修没来由的有些心慌,身上那点儿暖气儿似乎凭空蒸发了一样,他匆匆小跑到浴室门口,身上还围着明显不合意的可笑围裙就用力冲开了门。

浴室的地面已经积了薄薄的一层水了,不断有水流从已经被注满的浴缸中溢出来,而王杰希安静地躺在水下,一只胳膊挂在浴缸外,面色平静像是睡着了一样。

叶修的大脑嗡地一声乱了,他把王杰希从水中扶起来,轻拍着他的脸,“王杰希?醒醒!王杰希!醒醒!”,手下的身体已经是冰凉的了,叶修身上仅剩的那么点儿暖和劲儿也烟消云散了,他那双自诩为职业的稳健双手,如今抖如筛糠,他颤巍巍地探到王杰希的鼻下,没气了,脑子里又是嗡的一声堪堪定住了心神。

 

“心肺复苏”叶修喃喃着。

 

“对,我得给他做心肺复苏,然后送他去医院。”慌忙间他拧掉还在流水的水龙头,大脑此刻却是怪异的冷静,我得把他搬出来到一个平坦的地方,叶修想,他双手穿过王杰希腋下,将他从浴缸中拖了出来。

王杰希比想象中的要沉很多,两个人一起摔在了浴室的瓷砖上,叶修搂着王杰希后背狠狠撞上了瓷砖地发出一声闷响,此刻的叶修湿淋淋的,狼狈极了。可叶修也顾不得疼,他爬起来,呲牙咧嘴地将那可能是中学或是小学学过的急救知识从那除了游戏就是王杰希的脑袋中搜刮出来。

他将王杰希的身体摆正,头稍微后仰,捏住王杰希的鼻子,叶修大吸了一口气屏住,用嘴包住王杰希已经冰冷的嘴唇,然后缓缓将气体吹入,如此反复了十次左右,叶修将手压在王杰希的颈动脉上,依旧是没有脉搏。

叶修不敢多想,摸着肋骨找到位置,将两个手交叠在一起绷直手臂急速压了下去,一次又一次下陷再反弹。

当叶修抬起身准备再听一下王杰希的脉搏时,他终于注意到了之前由于过于慌张一直没有注意到的一件事。

王杰希的双腿不知何时爬满了鳞片,富有金属光泽的鳞片或透明或墨绿,仿若淼淼深海中心处的一抹幽绿。

正当叶修怀疑自己惶恐过度出现了幻觉的时候,眼前的双腿被一层层覆满鳞片的薄膜包住,像是有生命一样地将王杰希髋骨以下全部裹紧。

这简直就像是童话故事一样,王杰希被裹紧拉长的下肢忽然变成了一条修长的鱼尾,它因为过长而拍打在了浴缸的边缘,被迫微微卷起了末端,细密的鳞片在小窗投下的日光下反射出魔幻的光泽。

“叶修?”王杰希的声音毫无预兆的响起,稍带疑问的语气,平常得带有一种不真实感,完全不像是刚在鬼门关走过一回的人的声音。

叶修惊异地回过头,看到王杰希用手肘撑起了上身,用同样疑惑的眼神回望着他。


--------------------------------------------------------------

一个普:咳咳也算是打了啵了

纪念一下灵魂画伯的深夜挣扎……
第一张是最终版本……后面是一串进化史[捂脸]太励志了(´༎ຶོρ༎ຶོ`)(不
根本不会画画的手残表示已经尽力了_(´ཀ`」 ∠)_
破手机快让我给划烂了
先是用了破白板乱画截图
然后进入了苹果自带标记功能的涂改地狱
底擦不掉太细了我手指头太粗(
污染一下大家的眼睛(●´ω`●)

内心os:简直羞耻普雷!我对老王一定是真爱!!!生贺文蓄力中!